亲亲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颍川真传》

亲亲小说网(770xs.com)

首页 >> 颍川真传 () >> 第十七章 官府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770xs.com/130813/

第十七章 官府(1/2)

又穿越了几条街道,到了亲民街,这条街上全是官署衙门,行人不多。

到了官署,蒋宽主动帮陈沐阳将荐表交上,里面立即有人通传陈沐阳进官署大堂。

陈沐阳穿过照壁,去看见一群官员正在天井中等待。

见到陈沐阳过来,府尹王永龄和钦差薛慧中都拱手施礼,将陈沐阳引进大堂。

大堂中两面放置着雕花座椅,侍女奉茶之后,陈沐阳被请坐在上首。

王永龄捋了捋胡须亲切地说道:“日前,我收到苏县令的信,知道有一位仙师法力高强,身手不凡,料想应该是一位白须飘飘的高人,却不想是您这样英武不凡的少年英雄!”

陈沐阳笑道:“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受了苏县尊的大礼,自然应该大力协助!”

钦差薛慧中暗自点头,这个仙师看起来不矫揉造作,或许真是有本领的,于是试探道:“不知仙师出自何门何派,有什么神通,也好方便下官排兵布阵!”

“我的宗门不说也罢,神通嘛倒是有几样,一则可以使用灵火祭炼法器,二则粗通一些剑术!”

府尊和钦差对视一眼,暗自点头,这应该是一位散修,散修最好控制,没什么后台,只要钱财女人就能让他们乖乖效力。

而陈沐阳口中的祭炼法器,让两人心中更加火热。“陈仙师不知能祭炼什么法器,可以帮助我军破敌?”王永龄有点好奇地问道。

陈沐阳原先在师门也学过不少法器炼制的方法,当年门中还专门派发一卷“初级法器图册”。

图册之中虽然记载的只是一些简单的初级法器,但是宗门资源丰厚,陈沐阳曾经一一练手。加之修行法诀不易,倒是将几分心思花在了炼器上。

陈沐阳点头自信地说道:“有三种法器,可以炼制使用!一则是万象迷踪旗,可炼制十二杆,这法器可以遮掩大军踪迹!”

“第二种,名叫周天星光旗,夜晚时候,可以为士兵附加星光宝甲,让士兵刀枪不入,而且不惧邪祟,气力大增,夜能视物!”

“第三种,名叫云光射界炮!这一项法宝乃是重玄派炼制的艨艟巨舰上装备的仙光云界炮的简化法器,虽然只是十二重禁制的下品法器,但是声势如雷霆,威力惊人!”

陈沐阳介绍完几种法器之后,两位官员虽然听不太明白,但也不明觉厉。

“今晚,我们在香园摆宴为仙师接风,不知仙师意下如何!”钦差薛慧中笑道。

“这个不必,我晚上还要做晚课!”陈沐阳直接拒绝道,“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房间即可!”

“好好!”薛慧中从善如流道,“仙师,明日早间,我们请先前应募的仙师一起共同商议对策,也请陈仙师你到场一叙!”

陈沐阳点点头,跟着仆役去了在官署转了几圈,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子。

院子里种植一些花草,虽然是夏天,天气炎热,但是花草却很整齐、精神,是精心打理过的。

推开门,屋子里有一股香味,床铺虽然简单,但是也非常干净,被褥什么的一看就知道是新的。

随手支走了仆役,陈沐阳坐在床上静心打坐。

修士,修炼第一修的就是心!修法说到底,还是修心!陈沐阳自从得了《道祖清静经》每日必然默诵打坐一个时辰!

夜幕降临,陈沐阳飘身上了屋顶,真气运转,漫天星光垂下,练法三个时辰居然真气凝液居然一滴都没凝聚起来。要知道他已经凝聚三十六滴,接引星力的速度是以前的数倍。

陈沐阳对着天空观看,用观气之法一看,那万丈红尘遮天蔽日,居然阻碍了自己对星光的吸收。看来,修士远离红尘俗世,是有道理的。

陈沐阳停止练法,却听到隔壁的院子正在饮宴,一位羽衣打扮的中年男子,搂着几个烟视媚行的姑娘,正纵声大笑,口中唱着前人的诗句。

“江山自雄丽,风露与高寒。寄声月姊,借我玉鉴此中看。幽壑鱼龙悲啸,倒影星辰摇动,海气夜漫漫。涌起白银阙,危驻紫金山。?表独立,飞霞佩,切云冠。漱冰濯雪,眇视万里一毫端。回首三山何处,闻道群仙笑我,要我欲俱还。挥手从此去,翳凤更骖鸾。”

那人面清癯,身才削瘦,衣衫却宽大自在,有出尘之气。

“道友!长夜漫漫,用来修炼,岂不辜负!”那人端起就被对着陈沐阳大声说道。

陈沐阳心念一动,一股云气从脚下升起,飘到了隔壁的小院子中。

院中有一个小池子,池边种满了月桂,此时虽然没有开花,但是疏影横斜很有一番韵味。

小池旁边放着一张竹席,竹席上摆着几个白瓷的酒壶,有香粉美人在一边持壶劝酒,也有几位美人,丝竹助兴!

陈沐阳坐在那人的对面,侍女奉上酒壶和杯子,两人也不通姓名,居然对饮起来。

“好!今日有道友作陪,这酒就不寂寞了!”说着,拿过一把琵琶弹奏起来,他双目微闭,指法如风。陈沐阳只觉得琴声恣肆,却又孤独如同天上明月一般。

“有客,怎么能没有歌舞作陪!”那人一挥手,一众绝色仙姬在半空中随着琴声且歌且舞,只见天衣飞扬,顾盼生姿。

一曲终了!天空中的仙姬全都消失不见。

“咳!天涯海角,至交零落!至交零落啊!”那人放声大笑,大笑中带着无限的落寞,继而又大哭起来。

良久,他掏出丝手帕拭干泪水:“好,今日酒宴已

状态提示: 第十七章 官府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